【台湾醒报特派员刘东皋分析报导】到底谁惹纸风车生气了?纸风车文教基金会执行长李永丰5日忽在脸书发文,说是遭到质疑政治立场及刁难、羞辱,而决定取消台中市的演出。此讯息引发各界关注,卢秀燕及其团队一时受到多方指责。但经本报记者追查结果,台中市政府各单位还是搞不清,是谁得罪了纸风车?

被当「厂商」不平

李永丰6日下午与台中市文化局长张大春在台北碰面后说,只要恢复过去胡志强、林佳龙时代,由行政单位挂协办,免收租金并提供各项行政协助,则未来愿意回到台中演出。他并说,此次台中市政府要求付场租、还要求纸风车指挥交通、清厕所,让他觉得「纸风车被羞辱成厂商」;而他从未受过这样羞辱。

原以为,李永丰是在气市府及各行政单位未挂协办、未提供免费场地、未提供清厕所、指挥交通的行政支援,而大感不平与羞辱。他却又说,台中市政府对纸风车的羞辱其实不是「要不要付租金、指挥交通、清马桶」,而是将公益演出的表演艺术团体当成「厂商」,这才是他过不去的「关」。(「厂商」与「公益团体」有高下之分吗?)

教育局未针对

经记者查问结果,市府教育局不挂协办,是因今年上半年内部会议讨论结果,为避免主办单位活动执行未周延造成民众抱怨而怪罪教育局,未来除非有教育局补助或共同筹办之事实,否则将不予挂协办。这是通案,并非针对个别团体。

另外,纸风车原预计10、11日分别在丰原南阳国小与西屯永安国小演出;但实际上南阳国小因挂名协办,因此场地免费,却因纸风车未具体指名而遭受池鱼之殃;而永安国小虽收取1万2千元租金,但校方说,双方早在7月11日完成场地租借及缴费手续,对方承办人员也未反映不妥或不愉快。

永安国小校长陈静姿受访时表示,两年前永安国小举办100周年校庆时,她就洽请纸风车到学校演出,那场活动很受欢迎,彼此也合作愉快;因是校庆活动,自无租金问题。这次则是由西屯区公所来文请学校配合办理(南阳国小则是由丰原区公所去函)。她早在6月就告诉所有学生,纸风车8月将到校表演,以免放暑假后学生不好连系;大家也都很期待纸风车的前来。

永安依规优惠收租

依台中市政府107年版的场地租借办法,陈静姿说她已按「合作办理」的最优惠规定,只收演出当天的租金,第一天的进场及第三天的撤场都未算租金。且因逢暑假期间,她还调请同仁协助到校维护及清洁。由于长期以来很多单位会租借永安国小场地举办活动,因此她必须依规定尽量公平办理。

如果纸风车承办人员当时反映能否不要收租金,她也会考虑,但「收了也是为缴公库啊」。在学校经费有限之下,校方也希望多一些校务收入。而且,公版合约上只有要求承租者要将场地「恢复原状」,但多半还是得由校方事后清理,她不知道怎么会有要求纸风车清厕所的事情。

从追查过程中显示,两所国小都很高兴的同意纸风车到校举办活动;两校也都依区公所的公文办理;且洽借或洽租场地的手续也都已办妥,这中间,到底是教育局、区公所、或校方的哪个单位「刁难」了纸风车的承办者,显然成了罗生门。

受谁刁难应具体指明

或许,有两件事可能让李永丰感到受羞辱。一是,教育局不同意协办。但虽不同意协办,教育局似也并没有刁难阻挠纸风车去洽借两所国小场地。

另一件让李永丰不开心的则可能是,永安国小校长陈静姿竟收取纸风车租金。但从一个公立校长的立场,面对各式各样团体来洽借场地,她不能不秉公处理。她已给予纸风车最可能的优待,收取1万2,可能连同仁加班、冷气费、事前整地、事后清理的费用都不够。为学校省点公帑,也是她应尽的责任。不是吗?

说起来,李永丰最感羞辱的事,也许真的不是为了区区1万2的场租及演出后请人协助清洁及「恢复原状」的那点费用,而是长久以来视为理所当然的「礼遇」不见了。

按理讲,事涉教育局、两所国小、区公所及文化局等,以纸风车之能力背景,应针对什么单位或什么人刁难他了,具体提出,不应一竿子将所有单位都搅进去,造成其他单位遭受不白之冤。如今在两校都同意洽办手续后近一个月,才以令人难以理解又措手不及的理由罢演?这在管理上,到底是下情上达反映太慢呢?或心态上,欲陷人于不义?

" /> 高压熔断器产品展示 - 沈阳365滚球系统_外围滚球app365_外围滚球软件365汽车制造有限公司 365滚球系统_外围滚球app365_外围滚球软件365